宾馆来来往往的人比较多,不方便自由走动,祁东斯躲躲藏藏地沿着安通道往楼下走去。走到二楼的时候,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这个擦身而过的背影,像是欧阳蓝,但是此刻欧阳蓝不是在丛林部落的秘密茶室里面吗?祁东斯觉得是自己认错人了,再加上当下情况紧急,他多看了一眼后,就继续低头往大厅走去。

沿着楼梯刚到二楼即将往大厅而去,忽然看见门口进来一群武装的警察,其实领头的警察向前台工作人员出示了证件后,大手一挥,那群警察就兵分多路开始搜寻祁东斯的身影。

祁东斯立刻返回二楼,一开始打算继续往楼上跑去,转念一想,这么做无疑是自寻死路,一旦他们向上逼近,自己根本无路可逃,于是他决定就在二楼找个地方躲起来,就算是硬突重围,选择也比较多。

祁东斯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他向左来到了最尽头的一个房间,用力地敲着门,但里面却一直不开门,没办法,他继续敲边上的门,这时里面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谁啊?”

“你好,警察查房!”祁东斯低沉地说道。

里面一听是查房,不敢怠慢,很快便打开了门,就在这一瞬间,大厅的警察来到了二楼,面对房间里那女孩惊讶的眼神,祁东斯二话不说直接推门进去,然后关上门,在里面反锁。

房间里除了女孩,还有另一个男孩,看他们的样子还是学生模样,床上还散落着衣服,祁东斯一看就知道之前这个房间里发生了什么。

在一个无比尴尬的气氛中,这对男女怀疑祁东斯的身份,那个男孩边穿衣服边要求道:“请出示一下你的证件。”

祁东斯走到房间的窗户边上,观察了一番窗外的情况后,淡定地回答道:“我不是警察。”

“那你是?”

“我是警察要抓的人。”

“什么?”那对男女听到祁东斯的话,再加上外面密集的脚步声,脸上顿时露出了紧张和不安的表情。

春莫少女秀美迷人

祁东斯朝这对男女看了一眼,说道:“我不会伤害你们,你们继续。”

说完,他打开窗户,从里面单手一撑,翻了出去,徒留那对男女惊愕地呆立在那里,以及不知该不该继续的犹豫。

祁东斯翻出了窗户,在下坠的过程中单手抓住了一楼和二楼交界处凸出的边沿,然后轻轻一跳,就来到了宾馆门口的草坪上。

这时,刚才那对男女的房间里传来了警察的声音,紧接着,可以看到窗户上探出的脑袋。

“站住,别跑!”

祁东斯弓着腰快速向前跑去,借着草坪上的几棵树木来为自己掩护,身后再次响起了枪声,只有零星几点,根本不可能打到祁东斯,甚至连一点震慑的作用都没有起到,因为祁东斯很快便消失在了这片草坪。

带队的领导见状,立刻用对讲机通知各路分队,将宾馆方圆五公里的地方部封锁,并且同时缩小搜索圈,不断压迫祁东斯的空间。

祁东斯离开宾馆,准备往江下火车站方向跑去,那边人流量多,既可以给自己争取更多藏身的机会,也可以阻碍市局警方的警力部署,不让他们有自由发挥的空间。

但是毕竟对方是市局的精锐部队,祁东斯不可能像耍孩子一样把他们耍得团团转,他还没有完跑出,就可以听到身后追来的脚步声,与此同时,左前方又有一路人马向这边搜索过来,祁东斯不得不向右前方跑去。

右前方是一个物流园区,进进出出的货车忙个不停,祁东斯急中生智,想起了一个躲避视线的方法,他跑到一辆大货车旁,环顾左右,除了车厢后面司机正在装货物,没有其他人,于是他悄悄趴在了地上,然后一个侧身翻滚,来到了车子底下,他伸手抓住了车子底盘的两根横杠,试了一下,基本上OK,然后再将自己放下。

这时,两旁一排密集的脚步声穿过,那些市局的警察往物流园区开始搜索,其中两个警察停在了这辆大货车的旁边。

“警察,现在需要检查一下你车里的东西,请配合一下。”警察向正在装货的司机要求道。

司机看到那么多警察往园区冲去,意识到是有非常紧急的任务,不敢妨碍公务,连连点头:“好,好,一定配合,一定配合。”

其中一个警察上了车,对司机的货物仔细地打开检查,看看这些货箱里是否藏着祁东斯,但结果令他失望,除了一些器材,并没有任何人影。

另一个警察则是警觉地弯下了腰,趴在了地上,往车子底下望去,由于这个姿势太狼狈不雅观,他随意瞄了一眼就起身,跟着去其他地方搜索。

这辆大货车经检查没有问题后,被警察放行,这次检查耽误了些许时间,一被放行,货车司机便马不停蹄地往目的地赶去。

半个小时后,货车在一个停靠站休息,买晚饭打包,祁东斯趁机悄悄地从车子底下翻滚了出来,这一路上,将自己挂在车子底盘,消耗了巨大的体力,半路上差点因为手滑而掉落,他也感觉到了肚子有点饿。

抬头一看,这里已经是在城外了,原本想去火车站,没想到反而出城了,这下如果入城口警力不撤除的话,想要进城则是比较困难了,想起欧阳蓝还在丛林部落的密室里,他必须赶紧回去。

祁东斯来到路口拦下了一辆进城小车,为了不引起对方的怀疑,他和司机一路上有说有笑,聊得很投缘,也很投入,转眼之间就来到了入城口。

祁东斯观察了一下入城口的情况,现在只有少量的几个警察,大多数的警力已经前往市区进行大搜捕了。

但看了一会儿,发现这些警察对于入城的车子并没有检查,只对出城的车辆检查,于是就放下心来,决定和司机一同入城。

司机并不知道祁东斯的真实情况,这样反而让一切显得很自然,司机正常地将车往入城口驶去,当车子来到关卡的时候,祁东斯故意将手机往座位下方一扔,然后弯腰捡手机,关卡的警察并没有发现其中的问题,正常放行。

进城之后,祁东斯终于松了一口气,相比于没有警力追捕的城外,危机重重的城里似乎更让祁东斯感到安心。

到了一个安的地方后,祁东斯下了车,然后小心翼翼地往丛林部落方向走去,市区里面,随处可见四处搜捕的警察,祁东斯见了之后,不禁一阵冷笑:“几乎是倾巢出动啊,还真看得起我。”

就在他准备继续向前走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惨叫,祁东斯向后望去,只见一辆电瓶车被小汽车撞倒,电瓶车上的大妈倒在血泊中,发出惨痛的叫声,而那辆小汽车却企图逃离肇事现场,由于这里人比较少,路过的人也都上前察看大妈的伤势,没有人去追那辆肇事车辆。

祁东斯身体里的正义感涌上了心头,他本能地朝着那辆肇事汽车追去,那辆肇事汽车看起来像是喝醉了酒,又像是极度慌乱,一路上横冲直撞,直接撞坏了好几个广告牌,眼看着继续下去,必然会伤及路边无辜的群众,祁东斯不顾自己正在被市局追捕,飞快地冲了过去。

他捡起一块石头,朝着肇事汽车的驾驶座扔去,啪地一下,挡风玻璃被祁东斯的石头砸碎,但肇事司机仍然没有停下车的意思,反而朝着祁东斯冲了过来。

现场发出了杂乱的尖叫声,围观的群众随着车子的方向四处逃散,但祁东斯没有慌乱也没有逃离,他紧盯着朝着自己冲过来的肇事汽车,他能够看到坐在驾驶室的司机,发疯似的挥舞着呐喊着,依照祁东斯的判断,这位司机不是酒驾,而是毒驾,已经产生幻觉了。

眼看着车子即将撞上自己,祁东斯可以听到边上有些善良的群众朝着自己喊叫,让自己躲开,祁东斯微微一笑,就在汽车距离自己两米远左右的时候,他纵身一跃,跳上了车子的引擎盖上,车子自己撞在了前方的电线杆上。

祁东斯大步走过去,用力踹掉了剩余的挡风玻璃,灵活地钻入了车子副驾驶室,将车子熄火,然后轻而易举地将这位毒驾司机给制服,打开车门,一脚将他踢了下去。

围观的群众见到事态得到了控制,纷纷上前辱骂殴打这个企图肇事逃逸,严重危害公共安的司机。

这个可怜又可恨的司机被围观群众拖行了数十米,现场一片混乱,其中有不少人已经拿出手机报警,看到这一切,祁东斯默默地转身离开了现场。

当他离开后一分钟,就有警察赶到了现场,当警察问起事情的经过时,大家都提起了英勇的祁东斯,但没人知道他的名字,而且现场早已没有了他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