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现在黎雀儿已经没有办法去考虑那么多了,如果所有的目的都没有办法完顾及的话,那么她肯定就会决定只努力到能够抓取住一个最主要的目的。

而许笛最的目的则是清除胡玉姬。

既然现在宁殷已经明确表示可以放黎雀儿和胡玉姬两个人离开皇宫了,很快黎雀儿和胡玉姬她们就会被再次由潘公公以及大队的官爷官兵们重新护送出皇宫去。

如果许笛的动作再不快一点儿的话,等下胡玉姬一定就会跟着黎雀儿走了,到时候许笛要是再想去铲除胡玉姬,就必须要派人出宫去到黎府里面去找胡玉姬,那样的话自然就要多一道工序。

假使只是多一道工序的话,那问题还不是什么很大的事情,最多就是被许笛派出所负责解决掉胡玉姬的那些杀手的工作,要变得稍微那么复杂一点点,要走的路途要稍微那么远一点点而已,只要时间足够的话,这些根本就不难解决。

如今最大的麻烦,并不是这里面的工序或者是距离的问题,而是许笛到底有没有能力能够去掌握住黎府的人和事。

倘若是从一般的常理出发来考量的话,许笛贵为一国之母,手底下多的是可以差遣派用的能人奇士,这些能人奇士不说可以上天入地,进入一座民宅府苑,还是十分轻而易举的事情。

在这些能人奇士当中挑选出来几个出来,吩咐他们偷偷潜入黎府里面去把胡玉姬给杀掉,这对于他们那些常年都是行走在刀尖血刃上面的人们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

也就是说许笛其实并不需要这么纠结,即使胡玉姬现在真的跟着黎雀儿走出了皇宫,重新返回了黎府里面去了,她也可以再安排自己手下的杀手们悄悄去黎府里面找到胡玉姬,而后将其除掉。

可是,看许笛现在这副焦急难耐的模样,竟是连自己往日里高贵出尘的形象,她都没有时间来得及去理会了,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急于求成的粗糙不堪的女人一样,就跟民间那些普通的妇人家没什么两样了,这着实是有些令人汗颜,更教人难以相信这人竟然是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本人。

那么,为什么许笛会这么急躁呢?

清纯小妹梦之欢乐时光

不是说许笛可以派人出去找胡玉姬,许笛的手底下也有很多武功以及术法都很高超的人么,那她就完没有必要去焦虑,就算直接开口将黎雀儿和胡玉姬放走,她也完没必要着急不是么?

完这样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如果这么想的话,这个的前提条件就是许笛她有那个能耐去真正地掌握住黎府。

你要说黎府只不过是京城之中一户极其普通的人家,充其量就是黎家多了一个现在正在出任京城府尹的黎康生罢了,然而黎康生的职业又不是什么举足轻重的职位,跟皇后这个位置比起来,实在是不值得一提,根本就没有必要去在乎这个。

而且,就算黎康生这个京城府尹发现了许笛介入黎府里面的人和事的话,那又能怎么样呢,他可是连一丁点儿去跟许笛计较谈判的资本都没有。况且,假如事情真的要因为黎康生而失去控制了的时候,许笛还可以直接选择杀人灭口。

反正许笛都已经打算要将胡玉姬给除掉了,再顺便叫她手底下的杀手们多去解决掉一个胆敢阻碍其办事的黎康生,也不是什么问题。

这么说来,许笛看起来确实是没有必要焦虑的。

可是,事实情况就是许笛她现在真的是非常地不安,只差没有上天下蹿地来对宁一平与宁殷父子俩表达自己的反对意见了,所幸她还有最后那一丢丢的理智没有部消失,要不然的话,日后她指不定就会成为在场旁观的这些宫女太监嬷嬷们的笑柄。

当然了,即便是笑柄,那也是在心里面偷摸品尝的笑柄罢了,不可能直接说出来,因为许笛的高压政策实在是太恐怖了,寻常人可没有办法去亲自承担那个胆敢将笑柄公然品尝的后果。

若是真的要问为什么许笛会这么心急要将胡玉姬就近就在皇宫里面控制住,随后再找办法将之除掉的根本原因,一个是与胡玉姬本人的容貌以及身段都跟之前的薛贵妃很相似的这一点有关,另外一个就是刚刚宁一平竟然主动想要请太医过来为胡玉姬医治,不管当时宁一平的出发点到底是什么,他心里头对胡玉姬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真挚的关切总是掩盖不了的。

还有其它许许多多的原因,都可以促使许笛必须要下定决心对胡玉姬下杀手,但是,那些小原因在以上两点的面前比起来,实在是没必要提及。

不过,在焦虑不安的相反面,使得许笛心中存在有很多顾及,不敢真的直接在这皇宫里面对胡玉姬痛下杀手,又不敢直接派人去黎府里面把胡玉姬解决掉的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宁殷他突然的介入。

其中具体的原因都是埋在许笛的内心深处,也没有人能够一时半会儿地说清楚,在此也就不详细说了,但是,这里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在许笛的心里面看来,再怎么说宁殷现在也是黎府名义上的上門女婿,万一黎府里面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宁殷他绝对不可能坐视不理。

许笛可不想让自己亲自派出去黎府里面解决胡玉姬的杀手,会与宁殷或者是宁殷手底下的那些人马给对上,那样的话,到时候不仅仅就是尴尬的问题了,很可能还会令他们母子之间产生嫌隙。

如此一来,许笛自然就是很着急了,想借着胡玉姬刚好来到皇宫里面的大好时机,随便给其安上一个罪名,先将其扣押在皇宫里面再说。

谁知道宁一平和宁殷他们俩居然这般地没有眼力见,完看不出许笛的心思,被黎雀儿三言两语地一说叨,竟然就乐呵呵地答应说可以放人。

为了自己心里面的焦虑能够尽快平复,同时为了能够尽快恢复自己平日里的高贵形象,许笛不得不要亲口驳斥宁殷的话。

以往许笛对宁殷可以说是百依百顺的,而现在这个时候,她却大声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