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说的?”

许文贵皱眉抽着烟,一时间都忘记了弹烟灰。

“那个投资集团说,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现在就算是姜欣妍把地块以及上面的项目部白送也不会投资了…….就这样,轮番打击下姜欣妍彻底崩溃,今天早上就把电话打到了公关部。”

公关部经理继续开口。

其实,打心底里他也挺同情这个姜欣妍的,换做是谁在短短时间内连番遭受这样的打击都会扛不住。

“等等,你前面说好多项目都是因为和吴双那边争名头才仓促承诺的?”

直到烟灰快烧到手指了,许文贵才急忙弹了一下,

显然他根本没有停公关部经理后面说的这些话。

“许总,本来姜欣妍这边稳步推进也没什么,但好像她的粉丝主动攻击了吴双的粉丝,后面吴双才接连的抛出了好几个大项目问姜欣妍跟不跟?

姜欣妍心高气傲,于是顺口就答应下来了。”

公关部经理实话实话。

“就说….”

纹身少女狂野不羁

听到这里,许文贵的额头上渗出了好多冷汗,再联系到大海集团的种种遭遇,他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你赶紧给黎秋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千万不要去招惹吴双也别想着蹭吴双的热度!立刻就办!”

下一刻,他掐灭烟头急忙叮嘱。

“啊?别招惹吴双?”

公关部经理有点懵,现在谈的是姜欣妍退出的问题怎么突然就扯到了吴双身上。

“嗯,赶紧去!”

许文贵的拳头越捏越紧。

“许总,那姜欣妍要退出挑战的事情怎么办?她一退出肯定会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

老板发话,员工自然要听。

不过临走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退出就退出吧,姜欣妍这样的我们左手也不敢留,所有的一切都按照签订好的合同来办,该结算结算该赔偿赔偿!对我们公司的赔偿可以稍微延后一些,但给那些投资者的赔偿务必要做到位!”

“好的,许总!”

公关部经理重重的点了点头。

…….

待公关部经理出门后,许文贵想了想,拿出了电话找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电话是打给十三站老总的。

嘟嘟嘟…..

很快,电话接通,那边传来了一道沉稳的声音,

“怎么了?老许!”

“老王,那个限制吴双的事情我不参了,你给张勇他们说一下。”

沉默了一下,许文贵说道。

“啊?你不参与了?现在姜欣妍的势头正猛,左手的流量也开始节节攀升!马上就坚持过去了怎么说不限制就不限制了。”

十三站老总的声音里充满了惊讶。

最近因为没有什么太大的爆点,各个平台的流量总体保持稳定,只有左手开始回暖。

理论上来说就算其他人退出限吴联盟许文贵也不会站出来的。

“今天中午的时候姜欣妍将会宣布退出挑战,心累了,以后左手还是按照左手自己的步子走,也不会再和吴双抢流量了。”

许文贵能把公司做到这么大,自然有过人之处。

当断即断是他的风格,从不拖泥带水。

既然确定了吴双就是惹不起的人,那就不要自不量力。

“老许,这不是你的……”

“老王,作为哥们,奉劝你一句,我们和他不是一个层次的上,如果作对绝对没有好下场,你等下在网上搜一搜大海集团!”

许文贵再点了一根烟。

这次要比之前沉稳许多。

“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你是说吴双背后的大熊直播?”

良久,电话那头才传来了十三站老总的声音。

“你可以这么理解!”

“那那以后就任由着大熊直播崛起了?”

十三站的老总有些不甘心。

“放心,强中自有强中手,天蓝星上有那么多的大财团,总会有人盯上这块肥肉的!”

呼!

说完,许文贵吐了一个很好看的眼圈。

圆圈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到完散去,他才慢慢的挂了电话,陷入了沉思。

…….

清晨,腾里沙漠格外的凉爽,好多都可都选在这个时候进入景区。

最近几天游客的流量慢慢趋于稳定,不再像刚开始那么爆,但也不少,每天还有万人左右。

这些人有些是奔着德芸社的相声来的,也有些是奔着唐宋一条街上的商铺来的。

现在那边的招商已经进入尾声,有些商家已经入驻,尤其是那个大型的国医馆已经开始接诊病人。

沙勤县乃至肃兰省有好多人听到这个国医馆是文宏院士的得意弟子开的,纷纷慕名而来。

依照这个局面发展下去,

古源景区就算是到了冬天也不会出现那种游客断流的情况。

……..

一号大院里,吴双打开了房门,活动活动了身子。

今天上午他打算好好的休息一下。

昨天晚上和乔山吃饭完回来后索性又把游客服务中的王亚喊了过来,把该安排的事情都安排了下去。

接下来的几天他只要录好节目做好直播就行。

“人一旦忙习惯了,忽然闲下来还有些不适应!”

自语了一句,吴双就要出门。

好久都没有月亮湖边坐坐了,也不知道那些鸭子、大鹅怎么样了。

然而出了大院还没走两步迎面就碰上了沙边一棵树和一个中年男子。

“吴校长…..”

看到吴双,沙边一棵树急忙迎了上来,他吴双的称呼也从司长改成了校长。

“王主任?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看到沙边一棵树,吴双一愣。

现在八点刚过一点点还没到上班的时间,这里离沙勤县还有一段路程,难道他们凌晨五六点就出发了?

“吴校长,找你谈个私事就想着来早一点,迟了怕您忙,对了,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大学同学叫高文。”

沙边一棵树一笑,随即又想到了什么急忙做了一个介绍。

“吴校长您好…..”

这边,高文急忙伸出了双手。

在没有碰到沙边一棵树之前,他是真的以为吴双就是一个有钱仗义的练习生,顶多算是一个明星,直到沙边一棵树告诉了他吴双的行政级别以及职务后,

高文都感觉自己有些诚惶诚恐。

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和这种级别的领导握手,不紧张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