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上一片惨叫,千岛海域都变成血色一片,无数的海兽不断的涌起,这些强者的血液都是精华,方圆数万里的海兽蜂拥而至,疯狂的吞吃。

这场战争已经接近尾声,最让人惊喜的是徐月的表现,虽然只有两次,却足以赢得场的目光,吸引到很多隐藏散仙的关注。

甚至有些本来打着徐天君主意的转向徐月。

北斗盟的合道境在外围,一百多位渡劫境也在外面,不断屠杀,大海的水鲜红鲜红的,还有大量的尸体漂浮着,海兽疯狂贪吃。

徐振东没怎么出手,静静的看着。

司徒家的子弟们哀嚎,无数的岛屿沉入大海,或者崩裂,还有一些爬行海兽上岛屿,不断的吃人类尸体。

时间慢慢的流逝!

外面围观的人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只感觉这一战触目惊心,残忍至极,仿佛天空城一战再现。

很多曾经出自司徒家的散仙只能叹气,他们可不敢出手,毕竟这里的散仙可不止他们,破坏规则会被疯狂追杀。

而徐振东的存在存在争议,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散仙,不能名正言顺的阻止,再说了,之前也有人进行阻止,但失败了。

“北斗盟的人大部分虽然还未渡九重天劫,却已经懂得运用鸿蒙气,这徐天君不简单,他到底有什么底牌,他会不会是咱们散仙世界的一个变数。”

一位身穿黑色斗篷的男子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徐天君的身上,对着稍微靠前,同样一身黑色斗篷的人说道。

日本清纯美女柏木由紀户外活力写真

这人停留了一会儿,说道:

“徐天君不展现实力,是有意为之,不过这个小女孩施展出来的混沌之力似乎更值得关注,她怎么会有这么远古的气息,很不寻常。”

“她?她使出两次就已经体力不支,估计是有什么宝贝帮她疯狂的提升实力,也是有时间限制的,我觉得不值得关注,偶尔的奇遇而已。”

有这种类似的对话,不知他们两人,暗处无数人都已经对徐天君这批人虎视眈眈,特别是徐天君。

如果这件事搞明白了,他们的进展将会有很大的飞跃。

时间的流逝,司徒家的人逐渐死亡,前来帮忙的独孤家的人也不例外,参战者都逐渐死去。

战争接近尾声。

已经有一部分人回到徐振东身边,尽管一身是血,但脸上洋溢着笑容很灿烂,很久没有这么憨致痛快的战斗了。

“徐前辈,我们胜利了。”

“徐前辈,我们收缴了不少宝物,我等将会部交给北斗盟,这算是我的敬意。”

“徐盟主,大获胜!”

“师父……”

逐渐的,所有人都回来了,个个都面带笑容,尽管身负重伤也是开心的。

从空中看下去,鲜血淋漓的一片,大海中无数的海兽还在翻滚,抢食,场面十分热闹。

徐振东站起来,扫视四周,无数的修士在暗中窥视,他不打算出手,只要这些人不出来找事,他也不想去找别人的事。

不过现在的北斗盟恐怕整个仙域,除了散仙世界以外,无人敢惹,目前坐拥五百多位渡劫境,已经超越每一个强大的宗门或者家族。不过综合实力可能还是不行,因为中坚力量不够多,修炼资源不够深厚,底蕴也没有别人深,这些都需要时间去沉淀的。

徐振东看向身上带伤的罗小宇,说道:

“小宇,伤亡如何?”

罗小宇马上询问各个分队的负责人,快速检查,上报数据,来到师父身边,说道:

“渡劫境死了四十七位,不过基本都是独孤家的,合道境死了三百六十二人。”

徐振东扫视身后众人,并未帮助他们治疗伤势,说道:

“走,回去!”

他一袭白衣,一马当先,带着队伍回去。

突然,一道身影出现,拦截在眼前,是个熟人。

散仙古茂!

徐振东的眼眸冰冷,盯着他,说道:“怎么?你要动手?”

古茂说道:“我是散仙,我不会破坏规矩,我只想问黎润泽到底在哪里?”

徐振东往前面走去,从他身边擦脚而过,说道:

“我说了,在你的脚下,你自己没办法找到他,那是你的本事,我只能告诉你,他现在还活着,不过他的精神已经出现了问题。”

古茂看着脚下,脚下是虚空,什么都没有啊,瞪着离去的他,结巴又着急,道:“你……徐天君……我……”

走了几公里,又出现一个陌生的散仙过来拦路。

徐振东依旧是冰冷的眼眸盯着,问道:“你是何人?”

这人面带笑容,说道:“徐天君,你别紧张,我没有恶意的,我是散仙孙雪珍,你修为不凡,虽然你修炼的体系可能和我们不一样,但你的修为足以和散仙媲美,我想邀请你一聚,顺道喊上几位好友,不知有没有这个荣幸。”

徐振东收敛气息,撒宏伟打量此人,确实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敌意,说道:

“我现在很忙!”

孙雪珍马上说道:“我知道,我们也不着急,七天之后,我前往北斗盟接你,如何?”

“好!”徐振东很痛快的答应了。

他对散仙世界也有些好奇,那就去看一看。

孙雪珍投来谢谢的眼光,做了请的姿势,“请!”

徐振东带着众人一路返回,再也没有人前来阻拦。

北斗盟这边早就有人在等候,以赵天吉为主,很多宗门高层都在门口处等候,看到徐振东的等人归来,急忙接进去,首先照顾伤员。

“徐前辈,你们回来了,快,开启宗门。”赵天吉急忙跑过来,看到不少伤员,说道:“先照顾伤员,赶紧扶进去。”

“我来,我来给他们治疗!”刘若香也上前帮忙,她并未受重伤。

“若香,这些伤势让他们自己处理。”徐振东出声阻止,刘若香有些不解,他继续说道:

“治疗自己的伤势也是一种修行、一种能力,你不能时时刻刻在他们身边。每个人独自治疗。”

“我明白了。”

徐振东走进去,来到苏以珂和池未浅以及父母身边。

“振东,你没事吧!”

苏以珂担心的挽着他的手,关切问道。

“我没事!”徐振东是所有人中衣服最干净的,手触碰到她的手,不自觉的顺着一缕真气进入她的子宫,感受到子宫内一个极强的生命力,似乎在和他共鸣。

你究竟是什么神兽转世,如此强大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