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为了安,您可以进入血色疆土,只需要站在城墙上释放魔法就可以,偶尔外出进行一次平原大决战。不过,在烈焰喉咙的军功翻倍,只是比较危险,那里毕竟是深渊二层,那里的恶魔非常多。对您来说,恶魔多其实也有好处,就是杀的多,军功飞涨。”

“我考虑一下烈焰喉咙。”苏业道。

“那我建议您稍稍低调点,在深狱平原,抽调十几个半神是极限,可在烈焰喉咙,他们能快速抽调上百半神。不过您放心,至少在短时间内没人敢招惹您,以北海巨妖的威名,上百半神也不敢出动,因为无论是一百还是两百,都是北海巨妖一口的事。魔神或魔神化身又不能攻击半神之下的魔,所以不出意外,您会比较安。当然……”

“前提是您收敛点,否则的话,一旦恶魔领主们针对您,而您又无法召唤出北海巨妖,会非常危险。”黑酒道。

“放心,我去血战战斗几场,获得魔鬼元帅的军衔就回来。”苏业道。

在场的魔物们无奈叹气,明明想反驳,却哑口无言。

元帅是那么好拿的?

元帅是杀十个英雄恶魔才能积累的军功,或者杀相当于两百个以上的传奇魔物。

无论是英雄还是传奇,都不可能干站着被杀,一旦濒临死亡,会想尽办法逃跑。

不过,对于这位钓魔者来说,杀十个英雄恶魔好像还真不是很难。

毕竟,是杀过半神的。

“陛下,您能说说您是怎么杀死那位幽灵王的吗?虽然亡灵的弱点较多,可幽灵王是亡灵巨头,依旧比普通半神强大。”黑酒笑嘻嘻问。

清纯校服学生妹楼顶摄影写真

所有下属竖起耳朵。

“你想试试?”苏业一挑眉毛。

“咳咳……您什么时候去烈焰喉咙?”黑酒问。

“哪个魔鬼熟悉烈焰喉咙?和我去一趟,避免引发不必要的纷争,最好军衔要高。”苏业望向一众仆从。

那些非魔鬼的魔物松了一口气,不用去冒险了。

那些魔鬼们则犹犹豫豫。

“陛下,我倒是去过,不过我在恶魔阵营。”六臂蛇魔吉格道。

“你要是不怕死,可以跟我去魔鬼阵营。”苏业道。

“我还是留在魔狱城比较好。”吉格道。

“陛下,我对烈焰喉咙更熟悉。”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

众人望过去,是最早加入的传奇提灯少女。

“我对只有契约没有灵魂印记的下属不是很放心。”苏业现在坦诚得像个积年老魔物。

“我可以献上灵魂印记。”提灯少女微笑着,露出一口黑牙。

在场的魔物神色各异。

提灯少女在邪恶世界一直保持中立,她们不喜欢战斗,更喜欢收割灵魂。由于她们实力强大,而且背后有一位不知道是主神还是神王层次的赤红山阶当后台,再加上她们是唯一能快速提炼灵魂并快速制造狱币的魔物,几乎各大势力都不会与他们交恶。

提灯少女不仅收割和制造狱币,还是狱币钱商,做放贷和担保等事情。

在提灯少女的传统里,只有魔神才值得献上灵魂印记。

苏业却没有立刻答应,思索许久后,点头道:“可以。”

就见提灯少女微微低头,一点浅蓝色的灵魂印记飞向苏业。

在灵魂印记入脑的一刹那,苏业突然眼前一花,世界昏暗。

无数星辰飞逝,自己的灵魂仿佛被抽出深狱平原,被抽出无限位面,进入一处难以描述的漆黑世界。

没有光芒,没有星辰,没有暖意,纯粹的空与无。

这种感觉,让苏业错以为自己来到一个陷入热寂即将彻底毁灭的宇宙。

也不知道飞行了多久,前方浮现一点红光。

不多时,离红光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看到令苏业难以置信的一幕。

一颗环绕着淡红色星环的星辰悬浮在漆黑的世界。

一个大到难以描述的女人,正坐在那颗星球的顶端。

星球如王座。

那位巨型的女人不知道是几百公里还是几千公里高,远远超出传说中的泰坦巨人。

她身上穿着长长的红裙,没有杂色没有任何装饰的红裙。

红裙无限延长,覆盖整座星球。

整座星球同样非常巨大,不知有几百万公里,比一颗普通太阳更大。

只不过,不知是被红裙掩盖,还是什么原因,那星球没有发出丝毫的光。

红裙下摆,徐徐轻荡。

这位巨型红裙女子肤色白皙滑腻,黑发如瀑,面容被无形的力量笼罩,能隐隐约约看到绝美的五官,甚至能感受到她目光的深邃与明亮,但无论怎么看,都无法看清她的完整面容。

两人之间,好像隔着一层梦。

梦很美,她很美,只是看不清。

哪怕看不清,但看着她婉约的身形,柔美的风姿,纤细的曲线,也能感觉那是一位美少女。

红裙少女与提灯少女一样,生有四条手臂。

和提灯少女不同,红裙少女没有鞭子,没有匕首,三只手空空,下方左侧的手提着一盏灯。

红裙少女微微垂首,望着那盏灯。

那是一盏说不出风格的灯,浅红的灯座如细长的荷花,透明灯罩表面无数缩小的异兽在攀爬,乍一看仿佛扑火的飞蛾群。

灯罩之内,无数星点慢慢飘动。

仔细一看,每一个星点,都是由亿万星辰组成的星系,有环状,有碟状,有雾状,有球状……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少女突然抬头,望了过来。

嘴角微翘。

一个淡淡的笑容,好似驱散整个世界的黑暗。

甚至于让苏业的内心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美好。

只这一笑,此生无憾。

下一刹那,无形的力量骤然出现,拖着苏业离开这漆黑的世界,返回无限位面,返回深狱平原,返回魔狱城。

苏业猛地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望向议事厅。

所有魔物都很正常,而那位传奇提灯少女甚至刚刚抬起头。

整个过程好像只是一眨眼的时间。

苏业回忆那个少女,一开始本以为她是赤红山阶,但随后否定。

赤红山阶只是坐在数千米的高山之上,而且身形不可能这么庞大,那少女的一只手恐怕都比山大。

如果按照赤红山阶的命名方式,她岂不是可以叫赤红星环?或者真-提灯少女?

赤红山阶和赤红星环是什么关系?

还有,自己为什么能看到赤红星环?

苏业陷入沉思。

过了许久,苏业抬起头,望向传奇提灯少女。

她的眼中充满谦卑。

“你知道赤红山阶的来历吗?”苏业问。

传奇提灯少女摇了摇头,眼中恐惧弥漫。

苏业心道算了,赤红山阶一直被划分为邪神,琢磨那种层次的邪神,必然会被感应到,然后被邪神侵蚀,还是别想了。

接下来,进行战后清点环节。

此次收获14名英雄恶魔,1805名传奇恶魔,圣域恶魔过万,其余黄金白银恶魔超过十余万。

由于恶魔性情暴虐,不适合与其他魔物混合,先打散了,再重新编制万魔军,依旧由纯恶魔组成。

恶魔大军名义上的大将是一头英雄炎魔,但真正的统帅是西西弗斯。

之后便是战利品清点。为了安抚恶魔,投降的恶魔的物品仍旧属于自己,从阵亡恶魔身上收缴的战利品,作为战利品发放给本次作战有功之臣。

苏业看了一眼下属们,自己收走所有战利品。

“这次的战利品,除了我和小美狄亚,谁都不配拿走一枚狱币。”苏业不悦的语气传遍议事厅。

下属们惭愧地低下头。

小美狄亚骄傲地挺起龙头,小尾巴轻轻甩动。

再之后,便是战后复盘。

苏业毫不留情指出所有人的缺点,对一些魔物甚至大骂。

整个过程这帮下属太蠢了,蠢到难以置信的程度。

“可以邪恶,但不能愚蠢!重整军纪,重建秩序,将是魔狱城的百年大计!在我从血战回来的时候,你们这群虫子养的蠢货必须拿出一份完整的计划书,我要看到未来的魔狱城大军,比傀儡更能贯彻我的意志!”

说完,苏业站起,一边走一边道:“我今天休息,然后赶去烈焰喉咙。在回来的时候,我要么看到一个新的魔狱城,要么看到一批新的下属!”

“恭送陛下。”所有下属起身相送。

等苏业离开,众魔愁眉苦脸。

“唉,我明明想成为最强大的神灵,为什么成了魔鬼的将领?”西西弗斯仰天长叹。

“你偷着乐吧,我还想成为传奇大师呢,以前好歹是柏拉图学院的教务长,结果现在要么管理魔行横道,要么管理吃喝拉撒,我怎么就那么苦?”拉伦斯唉声叹气。

“这次真不能怪我们。一帮半神打架,我们除了逃跑,能做什么?”

“对啊对啊……”

苏业回到书房,开启深蓝审判的专属庇护,先是回顾整件事情的过程,寻找自己需要改进的地方,并肯定自己做得正确的地方,然后推演整件事情对自己和魔狱城后续的影响。

最后,周身的泰坦战甲组件分开,然后在半空组合并缩小,变成拳头大的铠甲雕像,落在手心。

“一件普通的半神器,价值一千万金雄鹰,泰坦战甲的组件至少是单件半神器的三倍到五倍,八件组合的整套,恐怕超过五亿。也就是说,整套泰坦战甲必然会出一个强大的七环奖励。”